全国个人网站建设联盟

基于的需求导向、供给精准的新生代农民工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研究

辅仁卓越新消费2018-05-15 16:31:15

——本文刊发于《公共文化》杂志,2016.8。公众号转载有删减。


新生代农民工通常是指80后、90后出生的农民工,具有受教育程度高、职业期望值高、物质和精神享受要求高、工作耐受力低的“三高一低”特征。他们获取的信息量较高,大部分都能通过新媒体等渠道获得信息。长期以来,公共文化服务与新生代农民工文化需求时有错位。


一、新生代农民工公共文化服务和文化生活现状


1、已有参与文化活动和文化消费的主动意识


与老一代农民工不同,新生代农民工大部分已经不再想回农村,渴望留在城市,参与文化生活主动性较强。不过,根据课题组调查,吃饭、租房、买衣服等生存型消费依然是新生代农民工的主要开支,加上受个人收入限制,其文化消费能力偏低,“上网”成为主要文化生活。去周边公园免费游玩(58%)、看电视(44%)、免费看电影(48%)也是新生代农民工的重要文化生活方式,这得益于近年来新生代农民工生活环境改善,例如很多蓝领公寓都安置了电视,当地文化部门将送电影进工地作为文化惠民工程的重要内容。


仍然有30%左右的新生代农民工没去过或者参加过文化活动,这与文化行政部门、文化机构提供的公共文化产品服务还不能全覆盖有重要关系,但是文化生活贫瘠,对新生代农民工的生存发展、身心健康有极大制约。

 

2、获得公共文化服务的总量质量不高


新生代农民工大多居住在租金便宜的城郊接合部的农民出租房或者配套设施不全的社区,居住周边缺少公共文化配套,而所在单位有关文化生活设施、场所也同样不足,缺少参与城市文化活动的渠道和机会。新生代农民工人际交往仍限于“三同”(同乡、同事和同学),大多数与城市居民没有交往,形成封闭的群体性生活,独立于城市主流文化之外,形成文化生活的孤岛效应。很多一线车间工人、建筑工地的新生代农民工还缺少文化生活的时间和精力,通常每天工作时间在10小时以上,每月休息时间只有1—2天。


根据课题组调查,只有14%的新生代农民工非常了解农民工已被纳入常住地的公共文化服务对象。20%的新生代农民工了解公共文化设施是免费开放,不了解和认为不是免费开放的占到55%。由此可见,超过50%的新生代农民工可能将公共文化设施与盈利性文化设施(如电影院)混淆,缺乏对公共文化服务的全面认知。

 

45%的新生代农民工愿意加入到文化志愿者的队伍中并参加活动,其中9%已成为文化志愿者,真正拒绝成为文化志愿者的占比只有23%。有别于父辈,新生代农民工更愿意参与文化活动,并有更多人愿意成为志愿者为他人提供服务,但目前针对新生代农民工参与文化志愿者的渠道还很少。


新生代农民工对工作所在地公共文化服务活动开展的整体水平或满意度总体偏低,非常满意和基本满意的仅有29%,不满意的达到了44%。


二、以需求导向、精准供给加强新生代农民工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十条建议


1、按需配置新生代农民工公共文化设施,并加大现有公共文化设施向新生代农民工免费开放力度


大型制造企业、工业园区、工矿区、蓝领公寓等新生代农民工生产生活密集区应配套建设职工书屋、农民工文化家园、读报栏、电子阅报栏、黑板报、读报橱窗等固定文化设施,建筑工地等新生代农民工临时性聚居区应配置临时性文化设施或提供流动文化服务,并纳入当地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获得政府奖补扶持。具备条件的地区,可以实施总分馆制,当地图书馆、文化馆等公共文化机构给予资源、管理、服务上的支持。


公园、基层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文化广场等公共文化设施向农民工免费、错时开放。通过政府补贴、企业赞助等方式,新生代农民工持有效证件(如身份证、工作证)参观文物建筑及遗址类博物馆实行门票减免。在新生代农民工聚集的地区,建议由当地文化部门联合工会等机构,编制《新生代农民工文化地图》,采取发送纸质手册、宣传海报,APP、微信公众号等数字化方式,集中推送。


公共图书馆、文化馆、博物馆、美术馆等公共文化机构增加面向新生代农民工的图书阅读、培训讲座、文体活动、艺术鉴赏等文化服务活动场次,因地制宜组织开展全民阅读、音乐会、演唱会、广场舞会、歌舞表演、民间艺术表演、艺术展览、健身游艺等适合新生代农民工参与的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文化活动。


2、强化社区为新生代农民工服务的功能


社区服务中心、居委会、物业公司等社区服务机构在向新生代农民工开展人口登记、计生、租房、就业、普法等公共服务和管理时,要向新生代农民工宣传社区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和项目,教育新生代农民工远离社会丑恶、负面的信息,积极参加有益身心的文化活动。基层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设备配置、资源和服务供给等方面适当向农民工倾斜,基本服务项目目录中增加为新生代农民工服务的项目。


3、大力开展流动文化服务


常驻地文化部门要统筹建立涵盖普法宣传、法律咨询、文化讲座、数字电影放映、图书报刊阅读、文娱演出、展览展示、心理辅导、科普传播等领域的标准化农民工流动文化服务资源库,与普法、计生、就业等公共服务整合,利用各级公共文化机构和流动服务网点、设备、器材,推进新生代农民工流动文化服务常态化、持续化开展。


4、加强新生代农民工文化教育培训


根据新生代农民工的文化背景、社会阶层、技能水平、文化程度、就业心理等方面的差异特点,相关部门、用工企业、教育机构要进行分类分层引导,为他们提供实用技能、就业创业、心理健康、普法、法律维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思想道德、爱岗敬业等系统化公益性培训。要将图书馆、文化馆、文化站等具备条件的公共文化设施纳入新生代农民工继续教育场所。


5、加强新生代农民工心理辅导


企业、工厂、社区、医院、医学院等机构的心理辅导设施向新生代农民工免费开放。吸纳一批心理咨询师作为文化志愿者,为新生代农民工提供心理辅导。大型企业应建立新生代农民工心理档案,通过专业的心理测评,了解新生代农民工心理健康状况,及时进行干预辅导。


6、为新生代农民工提供广覆盖的数字文化服务


在宿舍、工厂、食堂等场地,为新生代农民工提供免费的数字电视、宽带网络和无线Wi-Fi。依托广电、宽带、无线等网络条件改善,推动数字文化资源与新生代农民工有效对接。公共图书馆、文化馆、博物馆、美术馆、科技馆、工人文化宫等公共文化机构要推进农民工主题的公共文化产品数字化开发。相关广播电台要为新生代农民工提供心理辅导、两性关系、就业创业、法律维权、时政经济等广播节目,并在其休闲时段播出。


7、举办面向新生代农民工的公益性文化活动


加强文化、工会、共青团、妇联等部门和用工企业协作合作,在五一、十一、元旦、春节等重大节日、纪念日期间举办面向农民工的公益性文化活动。培育新生代农民工文化活动品牌,鼓励各地适时举办职工公寓文化艺术节、篮球赛、足球赛、外来务工才艺大赛、农民工全民阅读季、农民工文化艺术展演、农民工文化周等专项活动,为新生代农民工提供展示文艺才华的舞台。各地各级艺术院团要深入用工企业、农民工聚居区开展慰问演出等活动。鼓励新生代农民工自办文化,将农民工业余剧团、群众文艺团队和演出团体等草根组织纳入政府采购目录。 


8、加强对农村留守儿童、留守妇女和留守老人的文化关爱


加强对农村留守儿童在阅读辅导、艺术培训、科学普及、文体活动等方面的文化服务。基层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要配备儿童康乐设施,增加儿童课外读物,为留守儿童与外出务工父母的视频沟通提供便利。加强面向农村留守妇女、流动妇女在计生知识、心理咨询、文艺活动等方面的文化服务。鼓励农村建立老年体协、老年艺术团、老年大学等文体组织,并提供必要的活动经费。支持公益性文化机构针对“五保户”、孤寡老人等开展送文化活动。


9、广泛开展面向新生代农民工的文化志愿服务


引导文化志愿者为新生代农民工提供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文化服务。探索具有地方或行业特色的为新生代农民工提供文化志愿服务模式和长效机制。“大地情深”国家艺术院团志愿服务走基层、“春雨工程”全国文化志愿者边疆行等重大文化志愿工程项目将新生代农民工纳入服务对象。广泛招募有公益心、热心为他人服务的新生代农民工注册为文化志愿者,鼓励组建新生代农民工文化志愿服务组织。


10、鼓励社会力量参与为农民工文化服务


将新生代农民工文化服务纳入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文化服务目录。通过减免税费、表彰冠名、业务培训、项目帮扶等激励优惠机制,支持社会力量通过投资或捐助设施设备、兴办实体、捐资捐物、资助项目、赞助活动、提供产品和服务等方式参与新生代农民工文化服务。鼓励兴办各类农民工民间文艺团体、阅读推广公益组织等非营利组织。引导新生代农民工代表全过程参与相关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项目规划、建设、管理和监督。


综上所述,要破解新生代农民工的“文化孤岛”现象,提升他们的思想道德、科学文化素质,促进他们更好融入城市,全社会要进一步关注新生代农民工的实际文化服务获得,建立常住地和流出地政府分工合作的责任机制,建立“自下而上、以需定供”的互动式、菜单式公共文化服务方式,形成丰富、多元、可选择的新供给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