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个人网站建设联盟

【浅析】冒用他人支付宝账户进行蚂蚁花呗套现的定性

楼主:湖南省刑事法治研究会 时间:2018-05-28 08:31:57

 蚂蚁花呗是否属于刑法意义的信用卡?冒用他人支付宝账户进行蚂蚁花呗套现的行为如何定性?欢迎各位读者的留言或来稿!(投稿邮箱:hnsxsfzyjh@126.com)
 一、案情简介
2015年6月8日至6月10日期间,被告人付克兵利用事先知晓的被害人杨某的支付宝账户及密码,通过该支付宝蚂蚁花呗先后三次套取人民币8000元,后扣除交付给卖家手续费10%后实际得款人民币7200元均用于个人还款。

同年7月30日,被告人付克兵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并已退赔被害人杨某经济损失人民币8000元。浙江省瑞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付某犯盗窃罪,于同年9月11日向法院提起公诉。
 二、法院判决
浙江省瑞安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付克兵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触犯刑法,构成盗窃罪。被告人付克兵能自首,已退赔被害人经济损失,依法予酌情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根据被告人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判决被告人付克兵犯盗窃罪,判处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未上诉,公诉机关亦未提出抗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三、分歧意见
被告人冒用他人支付宝账户进行蚂蚁花呗套现的行为如何定性,主要存在三种分歧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冒用被害人杨某的支付宝帐号,骗取蚂蚁花呗的信任并通过其购买商品,之后退货套现取得财物,即其对冒用支付宝的“使用”与最终的取财结果并没有必然因果关系。被告人的多个行为,既侵犯了蚂蚁花呗的管理制度,也侵害了蚂蚁花呗及被害人的财产所有权,这一点与信用卡诈骗罪的侵犯客体相符,其行为应当以信用卡诈骗罪定罪处罚。

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杨某实施了欺骗行为,使被害人产生错误认识并处分其支付宝中的财产,被告人得以从蚂蚁花呗服务提供商支付货款中获取利益,致使被害人杨某遭受财产损失,其行为应当以诈骗罪定罪处罚。

第三种意见认为,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不易使被害人杨某发现的方法,在被害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利用其支付宝账户使用花呗购买商品,违反被害人的意志,将被害人财物占为己有。被告人冒用被害人的支付宝帐号直至最终取得现金的一系列行为,是手段与目的的关系,虽然其行为具有一定的欺骗性质,但仍符合刑法关于盗窃罪的犯罪构成规定,其行为应当以盗窃罪定罪处罚。
四、本文观点
从对本案的不同观点来看,可以得出对被告人付克兵构成何种犯罪的关键点:
一、蚂蚁花呗是否属于刑法意义上的信用卡;二、被告人是否对被害人实施了欺骗行为;三、被告人是否实施了窃取他人占有的财物的行为。下面笔者将从这三个方面提出自己的看法。

一、蚂蚁花呗是否属于刑法意义上的信用卡

本案中,被告人冒用被害人的支付宝账户使用蚂蚁花呗不属于冒用他人信用卡的行为。根据我国刑法关于信用卡的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04年12月29日颁布的《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有关信用卡规定的解释》 指出 :刑法规定的“信用卡”,是指由商业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发行的具有消费支付、信用贷款、转账结算、存取现金等全部功能或者部分功能的电子支付卡。而蚂蚁花呗是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金服推出配备消费额度的网络支付服务,用户开通后即可免费使用蚂蚁花呗设置的消费额度购物,且可在确认收货后于次月再还款。

蚂蚁花呗虽具有很多实体信用卡和网络信用卡的功能和特征,但其仍是网络支付工具,本质上属于互联网赊购业务。将蚂蚁花呗认定为信用卡,至少属于扩大解释,在刑法理论中扩大解释和类推解释很难区分,而类推解释是为刑法所排斥的,故司法实务中对扩大解释也应当谨慎适用。尽管蚂蚁花呗的性质同信用卡类似,但是目前对其的规制还未纳入刑法范畴。如果将其认定为刑法意义上的信用卡,将违背罪刑法定原则和罪责刑相适应原则,也不利于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容易造成法律适用的混乱。因此,笔者认为蚂蚁花呗不属于刑法意义上的信用卡。

二、被告人是否对被害人实施了欺骗行为

首先,本案中被告人并未对被害人杨某实施欺骗行为。被告人与被害人是亲戚关系,被告人并非以欺骗的方式,而是利用被害人请求其帮忙修改支付宝账户密码的机会,获取了被害人的支付宝账户密码。同时,被害人也并没有产生错误认识处分其支付宝中的财产,被告人是在被害人完全不知晓的情况下冒用被害人的支付宝账户,违背被害人的意志使用蚂蚁花呗进行购物套现。而且被告人取得被害人的支付宝密码与实际占有被害人的财物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被告人是在通过蚂蚁花呗购物后才取得被害人财物。
 
其次,本案中被告人未对蚂蚁花呗服务提供商实施欺骗行为。被害人的支付宝账户信息都是真实的,也是支付宝公司所认可的,支付宝公司作为一个第三方支付平台,完全是按照支付系统正常的程序进行操作。被告人在冒用被害人支付宝帐号时不可能对蚂蚁花呗的支付系统讲明支付宝帐号的归属,也不可能向支付系统告知任何真相,因而不存在欺骗行为,其支付系统在被告人使用蚂蚁花呗付款购物时更不可能存在认识错误。同时,被告人也并未实施需重新审核发还贷款的欺骗行为来骗取花呗服务提供商支付的货款从中获取利益,套现的最终受害人是支付宝账户所有人,而不是支付宝公司。总之,无论是被害人,还是支付宝公司都没有基于错误认识而自愿将财产交付给被告人。因此,笔者认为被告人并未对被害人实施欺骗行为,被害人也并没有陷入错误认识处分其财产。

三、被告人是否实施了窃取他人占有的财物的行为

本案中被告人实施了窃取他人占有的财物的行为。此处的财物包括财产性利益。具体到本案中,被告人的行为由取得支付宝账户密码、使用支付宝花呗购买商品、退款并取现三个行为组成。其中,第一个行为仅是被告人后续使用支付宝的客观前提。此后,被告人在被害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违反被害人的意志利用支付宝账户使用花呗购买商品,该行为正是三个行为中的关键,正是由于该使用行为,才导致被害人遭受了财产损失。被告人利用被害人蚂蚁花呗中的消费额度购买商品时,其使用行为相当于盗窃他人财产性利益,给被害人创设了原本不应当负担的债务,侵犯了其财产利益。

也就是说如果被告人仅利用被害人的蚂蚁花呗进行正常的购物,其行为就已符合盗窃罪的构成要件。而在本案中,被告人后续进行虚假交易从而套现的行为只是被告人将商品货币化的手段,该行为并没有侵犯被害人的权益,仅将该行为与先前的两个行为作为整体进行评价。

总之,被告人的上述行为结合在一起所形成的犯罪过程符合盗窃罪“非法占有为目的,窃取他人占有的数额较大的财物”的法定构成要件,应当以盗窃罪定罪处罚。
综上,笔者认为本案被告人利用事先知晓的被害人的支付宝账户密码进行蚂蚁花呗套现的行为属于窃取他人占有的数额较大的财物,构成盗窃罪。一审法院根据本案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等所作出的判决和裁定是准确适当的。(本文注释略)
编辑:赵一帅
湖南省刑事法治研究会
微信:hnsxsfzyjh

专注研讨,乐于分享
长按二维码关注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