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个人网站建设联盟

徐仁修|长颈摇篮虫(二)

徐仁修荒野2018-05-15 13:22:32

有一天,我在一棵小的水金京树上,看见一对刚结束交尾的摇篮虫,分工合作编制摇篮的整个过程。这是一件了不起的自然工程。

它们选中作为摇篮的叶片,是一片刚完全伸展的新叶,位置是心芽下来第二节的叶片,其上的第一节叶片才伸展一半。这样完全伸展的叶片大概是它们最理想的材料。我发现,摇篮虫几乎百分之百选这个位置的新叶做摇篮。我想,这是因为此时的新叶较容易施工,而叶片内的养分也高,大小亦恰到好处吧!

第一道工程是在靠近叶片基部约一厘米的地方,把主叶脉也就是中脉两侧的叶肉横着切开,切割的工具是小嘴巴。施工者以雄虫居多,但我也曾见过母虫执行。

第二道工程是在横切线的主叶脉,由叶面部分向下咬开一半。这样叶片立刻由斜上变成垂直挂着,因为尚有一半叶脉相连,又不至于掉落。

第一、二道工程的目的是不让枝蔓的水分继续流至这片新叶,而新叶的水分却继续蒸发。不久,这新叶会因为失水而变得柔软,这样有利于摇篮的编织。


雄虫横切叶面,让叶片悬垂,

叶片因蒸发稍许水分而变得柔软

现在母虫走至叶尖,开始进行摇篮的编织,公虫则在切口附近守卫,因为这样肥美、位置又好的叶片,常受到其他摇篮虫的觊觎。果然,不久一只母虫飞落,守卫的雄虫立刻过来把新来的雌虫赶走,因为这雌虫怀着别只雄虫的“种”。

就在此时,一只雄虫飞落护花。不知道它是不是该雌虫的“先生”,还是为了讨该雌虫的欢心前来英雄救美,两“头”雄虫展开斗牛决战。


一只想捡便宜的雄虫飞落,立刻遭到主人的驱赶

当然,护叶心切的雄虫总比入侵者更理直气壮,不消我回答,就把来犯者打下擂台,那只雌虫最后也知难而退。大自然中总有许多其他敌人,像专门捕猎昆虫回去喂幼蜂的胡蜂就出现了。它前来观察,但发现象鼻虫全身盔甲,无处下牙,最后只好放弃,悻悻然飞离。

尽管有这些状况发生,却没有影响雌虫的摇篮编织工程。它把叶片纵向对折,然后从叶尖开始向上卷。卷了几圈成小筒状时,母虫在筒中央咬开一个小小的洞穴,再回过身,在洞中产下一颗晶莹剔透的蛋。接着编织工程又再度进行。

我计算了一下时间,发现完成摇篮大约需要二十至三十分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一片树叶就变成一个精密的摇篮,而整个施工过程完完全全只靠嘴和脚。如此巧妙,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正在忙着编织摇篮的雌虫

当摇篮完成,它仍连在原叶片中脉上而迎风摇曳时,真的让人觉得它是一个舒服的小摇篮。现在雌虫骄傲地站在摇篮顶,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最后,它低下头把摇篮与叶片的连接咬断,“喀”的一声,摇篮坠落,大功就告成了。


摇篮完工了,雌虫走到中脉上方进行最后一道手续:

把相连的叶脉完全咬断,让摇篮落下

可惜这么伟大的竣工典礼并没有雄虫的参与以及分享。事实上,摇篮快完成时,雄虫已经离开,并到同一节另一侧的对生叶片上,展开另一摇篮工程的先行作业——断脉绝流以软化叶片。

当我顺着摇篮掉落的地方追寻下去,发现树底有许多摇篮躺在地面上,其中叶片最鲜绿的一个就是刚刚坠落的。依照叶片的颜色、干湿程度,大致可以排出它们掉落的先后。


树底下,许多摇篮静静地置放。

古代日本人称它为“杜鹃鸟遗失的文卷”

古代的日本人称这种摇篮为“杜鹃鸟遗失的文卷”。因古代日本人每次发现这种卷起来的小小书简,总是在杜鹃鸣声不停的春天,所以就认为这东西是杜鹃带来的。在台湾也是一样,每当它忙着编造摇篮时,也正是筒鸟(小杜鹃)回到台湾,开始鸣唱求偶的时候。


筒鸟又名小杜鹃,每年三月回到台湾,

此时山野可以听见它幽远悦耳的鸣声,

也是水金京树底下出现摇篮(文卷)的时候

日本人所谓的“文卷”,指的是写着一些被官方禁止公开之事的书简,有人故意弃置在很容易发现的地方,好让别人去传阅。这是古代一种避免文字狱,而又能散布消息或理念的方法。


欢迎点击阅读更多
关于象鼻虫的精彩故事

>>>  长颈摇篮虫(一)<<<


台湾金鼎奖推荐优良图书

2014年度“大众喜爱的50种图书”

2015年度“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百种优秀图书”

在这本趣味盎然的小书里,荒野探险家徐仁修以自然观察者的好奇、疑惑和实地观察的精神记录了台湾自然界动物生态,借助优美的照片与简洁的文字描述了台湾大自然中许多不为人知的美丽身影,以及动物在外形、颜色、身体结构和习性上的无穷奥妙。

作者取材精简巧妙,以人道关怀的精神底蕴捕捉了日渐被文明喧嚣所埋没的众多生命影像,让我们在满怀惊喜地领略天地孕育万物的奇思巧技的同时进一步反思人类与大自然的关系,学会谦卑、珍惜与感恩。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

...................................................

本图文版权归“徐仁修荒野”所有

欢迎转载!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荒野故事,

请点击订购《徐仁修·荒野三部曲》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