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个人网站建设联盟

【关注】“三无饲料”害死大批猪仔 寿县长丰养殖户损失近百万

楼主:猪场动力网 时间:2018-05-15 14:02:40


来源:安徽网

昨日上午,在寿县大顺镇,马建云在自家的养猪场内喂猪,她的儿子突然走到一个大冰柜边,打开冰柜盖。马建云感到心里“狠狠抽了一下。”冰柜里,放着密密麻麻冰冻的死猪仔。“我儿子执意把这些被毒死的猪仔留下来,说要给政府查案子作证。”马建云说,“这事快让我们家破产了。”

  

据了解,近日,寿县大顺镇、长丰县义井乡等地的养猪户购买一批猪饲料喂母猪后,就接连出现母猪、猪仔大批死亡的情况,众多养猪户损失高达百万元。从3月初至今,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一直在关注此事,长丰县市场监督部门表示,据他们调查,猪大批死亡,跟养猪户购买的这批问题饲料有关。可这批问题饲料却处于无人管的境地。


△部分死去的猪埋在地下

养猪户损失近百万元

3月2日,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赶到了寿县大顺镇九井村,马建云和儿子的养猪场就在这里。

  

50多岁的马建云将记者领进猪场,只见猪场里有两大排猪圈,可里面却冷冷清清。“去年10月份你要来我这猪场,肯定不是这种情况——猪场里的猪都挤满了。现在出了饲料的事情后,绝大部分的猪都没了。”说到这里,马建云眼睛红了。

  

这时,保险公司的人员来到猪场,调查猪的死亡情况。马建云的儿子张明来到猪场一块空地,在地上一挖,一只瘦得快剩骨头的母猪就露了出来。“这只大猪吃了几顿问题饲料后,就不再进食,最后它连同它的一窝猪仔全死了!”张明红着眼睛说,他快步来到猪圈旁边的一个冰柜边,打开冰柜,里面全是死猪仔。“这些猪仔都是问题饲料的牺牲品!”张明说,“仅我们一家养猪场,就损失了20多万!”

  


随后,记者离开九井村,来到长丰县义井乡杜岗村,已经80多岁的孟庆和正在磨着猪饲料。“我在家里养了三头母猪,靠着卖小猪仔,每年可以挣点钱,给儿女减轻点负担。没想到这次我的猪也死了一大半。”孟庆和说起这事情,哭了。

  

记者调查了解到,遭受损失的养殖户至少有5户,他们居住在寿县大顺镇以及长丰义井乡附近,除了孟庆和、马建云,还有葛宗理,甄茂香,孟志。5家损失累计近百万元。

受害者称与饲料有关

这几家养猪户为啥都发生死猪事件呢?在记者采访中,几家养猪户不约而同地表示,这都跟他们使用的一批猪饲料有关。“现在这些饲料,我们都把它封存起来,作为证据用。”一位养猪户说道。

  

在马建云和张明的养猪场磨坊里,记者看到了堆成如墙一般高的一袋袋饲料。“这就是那个批次的问题饲料。”张明说着,抬出一袋饲料,剪开包装袋,里面全是玉米。张明抓了一把玉米,金黄的玉米中,夹杂着绿色或者红色的颗粒。“这些红绿色的玉米是种子玉米,它是浸泡了农药的,不要说动物吃了会死,人吃了也会死!”张明气愤地说。张明介绍,受害的养殖户,都购进了同一批次的玉米

  

△包衣种子表面有农药


孟庆和告诉记者,2016年10月,同村与他一起养猪的葛宗理说,有一批饲料运过来,问他要不要,考虑到自家的需求,孟庆和先后两次购买了近两万元的玉米饲料。但是没想到,“我的猪吃了饲料后,一窝小猪突然就死了。有一只母猪吃了饲料后,就不再吃东西,结果它的一窝小猪生出来,全部是死胎。”

  

马建云介绍,她家的猪场专养猪仔,也购买了和孟庆和同一批次的饲料,“我把饲料拉回去喂猪,哪里知道母猪吃了之后就不再吃食,小猪仔吃了母猪奶后就萎靡不振。很快母猪和小猪仔一窝又一窝死掉了。”马建云说,她家先后有12窝猪仔,总共145只小猪意外死亡。“我是借债养的猪啊,现在出了这个事情,猪场快垮了!”

  

卖给孟庆和、马建云猪饲料的葛宗理告诉记者,这一批饲料,都是从长丰县下塘镇一个名叫阮厚照的经销商那里购买的。经多方联系,记者找到了阮厚照。阮厚照说,他确实给这些养殖户送过一批玉米,这些玉米是从亳州市运送到这里的,当时出售时并没有发现问题。“出售的时候我打开看了一下,表面还是好好的。”阮厚照说,后来得知饲料出问题后,他也很吃惊。“现在周围人都不找我买饲料了,我的损失很大。我也正在找亳州的上家。”

饲料里检出有毒种子

猪大量死亡的“元凶”究竟是不是那些红绿色玉米,这些红绿色玉米真有毒吗?近日,记者联系了长丰县下塘镇市场监督管理所,一名参与协调该事件的男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2月底他们接到养殖户的投诉后,就赶到马建云等养猪户家调查。发现马建云等5户养殖户使用的这个批次的饲料是“三无”饲料。

  

“我们现场把一些饲料开袋,里面的确混着红色绿色的种子,这种种子是‘包衣’种子,是有毒的,不能吃。”工作人员说。据悉,经过包衣处理的玉米种子,一般是添加了杀虫剂、杀菌剂、肥料等,包裹在种子表面,目的是为了防止病虫害。而为了防止误食,这才加入鲜艳的红色或者蓝色作为警戒色。发现这些问题后,马建云也把饲料送到省粮油产品质量监督检测站进行检测。结果发现,这些饲料除了存在有毒的包衣种子外,饲料里的黄曲霉毒素也严重超标。据悉,黄曲霉毒素超标会严重危害动物,也能间接危害人类。



受害者维权暂时受阻

长丰县下塘镇市场监督管理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们到现场检查这批饲料,发现的确有问题。可是,这涉案金额太大,超出我们的管辖范围,我们已经移交给长丰县公安局经侦大队了。”于是,记者赶到了长丰县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该大队教导员告诉记者,如果碰到需要移交的案件,他们会收到正规的移交材料。可是,截至3月2日,经侦大队并没有收到下塘市场监督管理所的任何移交材料。

  

长丰县下塘市场监督管理所到底有没有把这一案件移交?昨日,记者再次致电该市场监督管理所,工作人员承认,他们并没有移交该案件。“我们后期又把受害者和阮厚照召集在一起进行协调。”工作人员介绍,因为“三无饲料”流通环节出现的问题,让协调无法继续下去。

  


“三无饲料”流通环节到底出现什么问题?工作人员介绍,经销商在经销这批饲料的时候,并没有从正规厂家进货。这批饲料没有任何进货单子或者其他证据。目前,不但亳州的饲料供应商不承认这批饲料的来源,甚至阮厚照本人,也开始改口,他不再承认马建云等人的这批饲料是从他手中进的。市场监督管理所工作人员表示,受害者最后的路,估计只能走司法途径。

  

对于这起问题饲料事件,安徽元贞律师事务所的费礼律师告诉记者,在问题饲料流通环节上,任何参与的经销商都要负责。




  • 【关注】全国养猪100强县公布,看看你的家乡上榜没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