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个人网站建设联盟

我在美院修油画,用的居然是熨斗

中国美术学院2018-06-08 08:06:30




随着《我在故宫修文物》等一系列关注文物修复的纪录片陆续播出,一直沉寂于博物馆库房的修复工作开始被越来越多的普通民众所了解和认识。人们对这项工作充满好奇,期待去走近它,了解它。



近日,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的重要藏品——一批倪贻德油画正由著名修复师李福长、李伯阳进行修复,预计会在明年3、4月间完成。


在纪录片中,中国古书画、陶瓷、木器等修复门类较为多见,而鲜有油画修复的身影。油画修复是如何进行的,跟其他修复门类相比又有怎样的区别,油画又该如何保护?


12月21日、22日,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两次走进中国美院美术馆三层展厅的尽头,在专为这次修复准备的修复室内一探究竟,见到了正在工作的修复师李伯阳。在画作前,他向记者介绍了油画修复。


油画修复中   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魏志阳 摄



▌修复不只是对破损的复原


李伯阳师从著名修复师李福长,与李福长为多家博物馆修复过重要油画藏品,也曾受国家文物局委托参与「全国油画保护与修复高级技能培训班」的教学工作。


记者进屋时,他正头戴放大镜,专心致志地为一幅名为《干部会》的油画补色。


油画修复中   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魏志阳 摄


他表示,跟其他修复门类一样,油画修复工序繁复,包括检测、清洁、补色、上框等十来道步骤。病理不同,历时也有长短:有的油画状况轻微,短则一日;有的严重,长则好几个月。如何在既有的时间内确保修复的质量,是很大的考验,时间的安排与流程的规划便很重要。


例如,上午是一幅油画肌里的填补重建,下午可能是另一幅作品的表面清洁……各个作品交错着轮流处理,「常常手边3、4张油画同时进行,脑子不停转,双手不停歇,注意力要非常集中。」李伯阳表示,作为修复师,他的工作并不像想像中那么优雅、惬意。


油画修复工具之一:熨斗   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魏志阳 摄


在满桌的工具和材料中,你也会看到来自生活的熨斗、水彩颜料、蜜蜡等。据他介绍,检测中有时也会用到紫外线、红外线、X光等,「红外线可以穿透画作,看到有没有底稿存在,紫外线,可以用来判断画作有没有经过修复」。


他们时常被邀请到各地作油画修复,在他看来,异地修复除了需要具备基本的修复技能外,还必须对当地的工具市场、地理气候、环境人文有所了解,包括化工行、五金行、美术用品店、木料市场甚至灯具市场等等都要熟悉。


在他看来,修复不单只是一个破损的复原,更多地要结合当地有关的文化历史、自然环境与人文关怀。对于修复师而言,如何将修复工作与当地文化结合,也是需要好好思考的问题。


油画修复工具之一:色粉   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魏志阳 摄


修复中也常常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在此前对这批藏品进行检测时,就发现了其中的四张画都是双面画,「为平淡的修复工作中,增添了些新的挑战」。正因为此,李伯阳从大学油画专业毕业至今,一直从事修复工作,已有近20年。



油画收藏小贴士


珍贵的油画价值不菲,那么,油画应该如何收藏,才能让它不易损坏呢?


修复师介绍画作   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魏志阳 摄


李伯阳给出了他的收藏小贴士:


1.选择适当位置:作品悬挂的地方应该要避开浴室、厨房,尽量不要靠近水份较多或湿气较重的地方,尤其悬挂的墙面也要仔细考虑,墙面里不要有水管埋藏;挂画的地方不要摆放鱼缸或是花瓶,鱼跳动把水溅在画面上容易造成作品受潮;花粉飘散可能附着于画作上提供虫菌等所需的养分,而造成不必要的困扰。


2.避免阳光直射:阳光的紫外线其实是无形的杀手,尤其对某些特定的颜料,例如锌白、柠檬黄等,这类颜料在紫外线的强照下会严重褪色甚至消失。而紫外线对画面也会产生其他的影响,严重的甚至会造成颜色粉化。


3.避免置于阴暗空间:有些作品从仓库中拿出来后发现局部或是整张画面泛黄、暗沉,这是因为油画绘制中的某些油脂尤其是亚麻仁油在干燥过程中会产生氧化作用,变黄的程度与速度除了取决于空气湿度外,适当的日光来维持其活性是必要的。


4.保持通风:油画最怕的就是潮湿,潮湿所衍生的问题很多,当湿气积累于基底材的画布纤维中会导致画布膨胀,而干燥时又会使画布收缩,如此长时间的一胀一缩便会造成附着于画布上的颜料层起甲、剥离、脱落以及龟裂、变色等等,而湿气若积久不散便容易长霉。尽量不要加装玻璃或压克力,不但不易散发湿气也容易助于霉菌生长。


5.定期清洁:油画的清洁做法其实很简单,准备个软毛刷或是羊毛笔,固定一个顺势轻轻刷除表面附着的灰尘即可。一个月一两次也就够了,比家中打扫还轻松。油画作品背后的框架下缘内侧,是比较容易被忽略的但却是最重要的,灰尘的囤积会吸收湿气,接着湿气会被画布纤维吸收,久了背面便会产生水渍甚至是一道水纹,如果严重了会引起作品正面的颜料层变色、脱胶、起甲以及剥落等状况,所以,定时取下作品,清洁背后的灰尘是必要的。




来源|浙江新闻客户端

编辑|廖垣 王子玄妙